镜报本篇文章883字,读完约2分钟

大城市瘟疫

野牛

(刘昌先)

大好的山水土地你们硬要放弃,

蚁聚在昼夜不分的高楼、街市、社区里。

天上的铁鸟,地上的奔龙,海里的钢鳖,

令地球在速度中变得如此地小:

一呼一吸之间竟覆盖了全人类。

人类,这食物链顶端的不敬者,

几乎通吃了所有的生命:

天空飞的、地上爬的、行的、水中游的!

2020年鼠首,一种比虫子还低等的物儿,

既无眼睛,又无脑容量,更没有知识、学历、获奖!

钻进了你们的喉咙,以你们的肺为乐园!

它们乐居未久,你们便死于非命。

恐惧、恐慌,一夜之间暴走四海!

这是高密度人口、信息、交通、自我高度发达的新产品!

封城、封路、封男女,

一座城市,一座国家,一座地球,

罩上式样精巧而类种颇多的口罩!

男女老幼、达官名人,无一例外!

你们终于品尝了给牲口套上笼嘴,

不情愿的滋味。

生存的紧张感、不安、透支倒是调动起来了!

瘟疫并没有终止,

这物儿巨大的魔影仍悄无声息地捕风捉影地肆行!

任你是巨无霸美利坚合众国,

手握航母、导弹、核武器,

可以太空拍照、可以定点清除、可以喝可乐吃汉堡,

也只能躲到末日掩体去飙嚎!

任你是西欧海盗的后人,

有金的王冠、俏的娘子、库藏丰厚的英镑、马克、荷兰盾,

也只能接着唱海盗长期不讲道理的戏!

任你是老毛子、战斗民族、敌人兄弟都吃的地煞星,

也只能跟着跛子拜年,跟着拐子行拐!

非洲的老牛,中国的绵羊,这物儿倒有点好歹不分,

见着两腿直立、皮上无毛的东西,就志在杀灭!

也难怪,这病灶堆积的人窝,哪有好歹!

鸡多了产生鸡瘟,

猪多了产生猪瘟,

牛多了产生牛瘟,

人多了产生人瘟。

这小东西倒是明白许多道理!

没准是个学雷锋积极分子,

爱憎分明,敢于替天行道!

散一散吧!

回到山水边,回到绿野上,回到丘陵间!

你们不会散的,你们这样的聚,就不会散!

大城市,制造瘟疫的酵床!不仅攻击肺的杀手,

更多的致命杀手或者已整装待命,跃跃欲出!

武汉疫情,

武汉大学毕业的梁国坚,

捐赠三大集装箱卡车医用药用物资,

我一个写诗的老豁皮,无法与他攀比!

只是敬上几句忠告,忝以为善!

2020-4-24

诗人野牛作家黄野